1. 主页 > 哆啦A梦 > 偷香不成的小白,露出狐狸特有的奸猾笑容,他滴溜溜地转动狡诈的眸子

偷香不成的小白,露出狐狸特有的奸猾笑容,他滴溜溜地转动狡诈的眸子

沈烟睁大灿若星辰的眸子,一眨不眨地望着他,眸里盈满期盼与急切。她信赖着他,也依赖着他,小白知道她不是容易被打动的女子,她的信任,得之不易,若是拒绝,只怕失望的她,再不愿对他敞开心扉。

隔了片刻,小白终于在她殷切的眼神中,点了点头:好,我带你去。

临近宛城,一股焦味儿随风袭来,小白搂着她,落脚于城墙上,遥望远处那缕缕黑烟升腾之地。

这是哪里失火了吗,这么重的糊味儿。沈烟举袖掩住口鼻,遮挡住空气中飘浮的烟味儿,等到看清了那乌烟缭绕的方位,她顿觉血液倒流,心跳加剧,瞬间手脚冰凉,脸色刷白。

小白握住她的手,宽慰道:别怕,一切有我。

沈烟的脑子陷入短暂的空白,她木然地看向小白,迟钝地点了下头,实则什么也没有听进去。

小白搂紧她的纤腰,御空而行,很快便接近了那烟熏火燎之处。随着目的地的靠近,沈烟心中无数次祈求着,她最不愿看到的事,千万不要发生。

小白微微侧目,余光将她紧绷的神情尽收眼底,她握着自己的手,早已细汗淋漓,从她指节传递而来的力道,他清晰地窥探到,她此时内心的惶恐。

然而现实总是不如人意。当他们在焦土一般的地方落下,若非小白扶持,沈烟已瘫软在地,断壁残垣,犹有余温,几处花木还燃着未烬的火苗,黑烟弥漫,火星翩飞,黄符舞蹈,在深夜的衬托下,像极了一场瑰丽的噩梦。

她挣脱小白的手,独自走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,脑海里回荡起童年的笑音。那时,双亲犹在,纵使前路举步维艰,一家三口依旧其乐融融。

她来到可以下分的电玩游戏园子,轻轻抚摸那被烈火焚烧过的桃树,她记得,这棵树是她十岁那年,和父母一起种下的,每天清晨,他们一起在树下焚香,研究更好的香方。不知不觉,小树苗长成了参天大树,她原还想,等今年结了果,取来入香,一定别有风味,未料到,一夕之间,枝秃叶落,仅剩一人多高的枯木桩。

沈烟无视手上沾染的灰烬,移步换景,每一处废墟,在她眼里,都是曾经的风景,她记得父母是怎样辛勤劳作,一点一滴筑起这里的一砖一瓦,电玩游戏厅捕鱼攻略她深知,哪怕只是一草一木,都是一家人心血的浇灌。

无论创造再辛苦,毁灭只需简单地付之一炬,作坊里,父亲忙碌的身影,厅堂里,父母对自己的谆谆教诲,香铺里,母亲与客人交道的笑貌,一切的一切,恍如昨日。

曾经,只要至亲尚在,哪怕受尽污蔑,被视为异类,她也有活下去的勇气。后来,双亲离世,她独立支撑起暗香馆,但是没关系,只要这里还在,她的念想就在,她会记得回忆的美好,尝试忘记儿时的创伤,带着父母的殷切期盼,继续勇敢地走下去。

本文由可以下分的电玩游戏发布,不代表可以下分的电玩游戏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huncheng666.comhttp://www.shuncheng666.com/duolaAmeng/2021/0113/2874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QQ:7676 4098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