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液压设备 > 六年前·花城正值花季的十九岁少女澜汐,卑微如一粒尘埃这个远离家

六年前·花城正值花季的十九岁少女澜汐,卑微如一粒尘埃这个远离家

好!

好!众人折服这位促销电玩游戏厅捕鱼攻略小姐的机灵,气氛热闹起来,包房的人散开而坐,有人已开始点歌唱歌,有人摇杯慢聊。

借着大屏幕的光,坐在沙发中间的牧瑞渊,才把这个口出诗词的女孩看得清楚。

她看起来很年轻,似乎还带着一股学生才有的稚气,干净光洁的脸上有一双让人无法忽视的漂亮眼睛,眼珠黑白分明,衬得整个人清丽灵动。

牧瑞渊看得有些入迷,她明明不应属于这种地方!

来喝酒!喝酒!一曲唱罢,大家举着酒杯向沙发中间的人围了过去,澜汐顺利退出了包房

凌晨的马路边,牧瑞渊有些许醉意上头,想招手打车,摸了摸西裤口袋,似乎少了什么东西。

牧先生!等等!

回头,是刚刚包房的酒水促销小姐朝自己奔了过来,牧瑞渊只觉得心情突然有些不可以下分的电玩游戏一样的起伏。

你的钱包落在包房了!发现以后,澜汐一路追下楼,还好人没有上车。

牧先生,不好意思,刚刚查看了里面的身份证才知道是你的。女孩诚恳地解释。

没关系,我要谢谢你才对,这里面有比身份证还重要的东西。

牧瑞渊温和地对面前的女孩说,拉开钱包内层拉链,取出里面的东西,摊开在手掌给面前的女孩看:这对我很重要!是一粒圆润有光的珍珠。

还好没有丢失,真好!澜汐也替面前的人感到庆幸。

你叫什么名字?可以告诉我吗?刚刚谢谢你的祝福。

今晚这个女孩聪慧淡定,他颇为欣赏,刚刚她张口就念出的那几句诗他还没有忘记,他突然想对这个女孩进一步了解,虽然看起来非常唐突。

嗯!我叫楚楚!反正以后都不用见面了,该有的礼貌还是要的,胡掐乱造也没关系。

牧瑞渊突然就笑了,这个女孩不太会说谎,眼睛出卖了一切,她自己还不知道。

这里,不适合你!女孩子在这样的地方太危险!牧瑞渊望了一眼夜总会的巨大招牌,觉得今晚自己有点话多。

澜汐怔住,这两个月每晚都是胆战心惊,虽然自己有分寸基本没有出乱子,但今晚,在这里的最后一天,好像有些不同,面前这个陌生人的关心如此真诚,她有点受宠若惊。

我,是个兼职的学生!澜汐不忍继续说谎!

是吗?你还是学生?牧瑞渊掩饰不住惊喜,自己的直觉看来比较准。

嗯!大二,专科而已!

专科一样也是学历,轻者才自轻!也许酒开始上头了,这位刚刚还温和的陌生人,有点严厉起来,像要点醒面前懵懂的女孩。

谢谢你!牧先生,我不会看不起我自己!澜汐认真回答,这位陌生人像朋友像老师一样的口吻,她觉得很难得。

我其实也没有好到哪去,在总部呆了一年了,公司的发展看不到前景!

面对初次认识的女孩,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把憋了一晚上,就连在老同学面前也都无法吐露的心事,心底的郁闷,就这样全盘托出。

本文由可以下分的电玩游戏发布,不代表可以下分的电玩游戏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huncheng666.comhttp://www.shuncheng666.com/yeyashebei/2021/0113/2866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QQ:7990 6734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